从唱吧看,现象级产品如何活下来?

国内做基于内容的社交产品,基本都以悲剧收场。为什么是唱吧?

吴波

导语: 在国内做基于内容的社区或者社交产品,基本上都以悲剧收场。Instagram的国内追随者现在已经难觅踪影,基于声音的社交平台逐渐转型内容平台,类似Vine的微视频产品也逐渐被冷落。为什么唱吧活下来了?现象级产品如何在“大火一把”之后走向正轨? [详细]

11

公司解码

创业者

在微信、陌陌之后,唱吧终于也开始试水手游,《唱吧小飞侠》上线首日就冲进了iOS免费榜前十。

这已经是今年唱吧商业化的第二大动作,今年1月唱吧上线包房K歌秀之后,虚拟道具收入已经成为唱吧收入的核心。

在北京三元桥附近的一栋写字楼内,唱吧占了三间不起眼的办公室,没有亮闪闪的招牌,宽敞的茶水间,也没有西装革履的客户穿行其中。

“我刚来面试的时候都愣了,原来以为唱吧有一个特别高大上的办公室。没想到这么不起眼。”一名员工这样说,“因为陈华是一个务实的人”。

务实和大胆,这两个有些对立的特点同时出现在了唱吧CEO陈华身上。

为什么是唱吧?

 

在国内做基于内容的社区或者社交产品,基本上都以悲剧收场。Instagram的国内追随者现在已经难觅踪影,基于声音的社交平台逐渐转型内容平台,类似Vine的微视频产品也逐渐被冷落。

而唱吧目前已经做到了1.4亿注册用户,3500万月活跃用户,并通过虚拟道具、手游、广告、会员等形式实现了商业化。为什么唱吧活下来了?现象级产品如何在“大火一把”之后走向正轨?

陈华认为,图片社交微信做了,这是最致命的,声音社交的需求是创造出来的需求,而不是本来就有的需求,很难持续,而视频社交产生内容的门槛太高,原创内容非常困难,产生不了高质量内容。

相比之下,K歌软件的两个特点保证了它的生存:

1、低门槛又能产生高质量内容的生产方式,我给你一个伴奏歌词你就能唱,声音好的可以唱的很好听;

2、音乐行业天生就有打榜的习惯,用户想上榜就拉身边所有的人进来唱吧,所以有一群人拼命帮唱吧做传播,可以帮助唱吧低成本获取用户。

这两个特点是图片、声音和视频都不具备的。也有一部分产品试图通过将唱吧的一小部分功能切出来,比如可以只唱高潮部分,从而让用户以更低的门槛创造内容,不过最后发现这部分需求已经被唱吧覆盖。

今年1月唱吧推出的“包房K歌秀”,类似于YY的直播互动模式,唱吧希望通过这一功能在实现商业化的同时增强用户的互动性,为下一步的垂直社区化路线做准备。

陈华的“野”路子

唱吧2012年5月上线,到下月刚满两周年。

2012年与唱吧同时出现的还有K歌达人、天籁K歌、爱唱等一系列K歌软件,功能和玩法都狠雷同,这迫使唱吧不能用一步一个脚印的方式稳步前进,“首先防止被人打死。”陈华说。

“对手可能会做什么样的功能,我们就优先去做那个功能,至于稳定性怎么样,bug一大堆,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做了一个更好玩的功能,把用户吸走。”陈华说。

这种激进的突围方式给产品本身带来一系列问题,不过陈华认为那不重要。2013年站稳脚跟后,唱吧才开始把原来的一些基础重新夯实,陈华认为跑得快是最重要的,跑到前面了再来解决基本的问题。

到了2014年,唱吧的野心开始暴露,通过类似YY模式的“包房K歌秀”,虚拟道具收入成倍增长,已经成为唱吧的主要收入来源。

而手游对唱吧来说则是一箭三雕的事情,第一、在唱吧的带动下《唱吧小飞侠》第一周就涌入了100万用户,唱吧可以将每天数百万的活跃用户变现;第二、因为《唱吧小飞侠》的带动,唱吧APP的日活跃用户也增加了10万;第三、通过在游戏内植入唱吧红人、唱吧金币等内容,强化了唱吧的品牌。

陈华表示,《唱吧小飞侠》是一个实验,证明了唱吧可以让一款游戏瞬间拥有上百万用户。接下来唱吧还会以每年四五款的速度合作发行新游戏,并尝试在游戏中加入更多的社交元素。

除了虚拟道具和手游,陈华有更多的想法。

唱吧下一站:娱乐化+社区化

 

在线上站稳脚跟后,唱吧开始考虑将品牌往线下延伸,陈华透露,今年唱吧会有两个大动作。

第一就是麦霸节,通过与几百家KTV合作进行线上线下的互动宣传,第二就是10场唱吧冠名的落地音乐节,在全国各个城市巡回。

与其他音乐节不同的是,唱吧音乐节将融入更多“互联网玩法”,包括让唱吧红人上台演唱等,对于具体的玩法,陈华不愿意透露太多,不过他说,现场的观众不一定单纯去听歌,整个音乐节将是一场嘉年华。

这与唱吧APP下一步的走法相似,K歌软件的定位撑不起更大的体量,陈华称接下来唱吧要弱化“唱”,强化“吧”,就像你去酒吧不一定喝酒,你来唱吧也可以不唱歌,甚至我鼓励你不唱歌,你可以来唱吧交流音乐,交友,相约线下K歌,或者尝试一下其他的玩法,这样就能把不爱唱歌或者唱歌不好听但是喜欢音乐的那部分人囊括进来。

简而言之,唱吧将从一个K歌软件进化为兴趣社区。但是与YY不同的是,陈华眼中的这个社区是一个兴趣社区而不是牟利平台。所以唱吧直播的虚拟币收入并不与歌手分成,“用户如果是为了赚钱来唱歌,整个社区的氛围马上就变掉了,唱唱歌,挑挑脱衣舞,那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陈华说。 [详细]

创业团队

 

创业团队

与如今业内的很多大佬一样,陈华也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名老兵,作为国内顶尖的搜索引擎技术人才,他曾经开发即时通讯软件UU通、设计实现天网Maze网络文件系统,并作为核心成员参与微软中文搜索引擎、微软购物搜索引擎、微软学术搜索引擎开发。

2006年陈华创办酷讯网,2008年离开,一年后加盟了阿里巴巴,从事自己最擅长的搜索引擎技术应用研究。不过这段经历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移动互联网大潮来临后,陈华开始了他的第二段创业历程。

陈华的团队最初做的是一个优惠券网站“最淘网”,不过正如目前丁丁等网站的处境,优惠券并不是一门好生意,在坚持了数月后陈华决定放弃该项目,在几经讨论后团队找到了现在的方向——唱吧。

从创办至今,唱吧已经经历了两个年头,曾分别获得蓝驰创投以及红杉的投资,目前用户数已经过亿,月活跃用户3500万左右。

投资人点评

  • 投资人

    上海赛哲资本管理合伙人 姚琮

    1、唱吧和手游、视频、网络文学一样满足了屌丝用户的需求:免费或低成本参与;

    2、赚钱从“意淫”的角度去看,虚拟道具和礼品是可以变现的,唱吧在工具和内容类APP中属于商业模式较为清晰的;

    3、版权是唱吧面临的一个问题;

    4、K歌领域还有唱吧没有覆盖到的人群,这方面还有机会,比如儿童唱吧大有可为,因为他需要另外一个氛围,版权问题较容易解决。上海有一家儿童唱吧已经在做,用很便宜的价格购买了1万首儿童歌曲的版权,准备做成儿童寓教于乐的入口。

撰稿:顾晓波     专题:王一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