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重新发明电台

广播电台正在和车主之外的人群渐行渐远,那手机电台应用呢?

喜马拉雅电台

导语: 广播电台正在和车主之外的人群渐行渐远,手机电台应用“喜马拉雅”却在这之间找到了新的机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荔枝FM、窄播、懒人听书等电台应用大量兴起,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蜻蜓FM甚至啪啪也都加入了点播内容。尽管并不像手游那样风生水起,但是电台播客类产品已经悄然形成了一块红海市场[详细]

03

公司解码

喜马拉雅电台

广播电台正在和车主之外的人群渐行渐远,手机电台应用“喜马拉雅”却在这之间找到了新的机会。

今年2月,喜马拉雅iOS版上架,目前已经累计了1700多名主播和超过1000万的用户,喜马拉雅的团队也扩张到了100人,就在11月,他们从浦东软件园搬到了张江高科的另一个更大的园区。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荔枝FM、窄播、懒人听书等电台应用大量兴起,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蜻蜓FM甚至啪啪也都加入了点播内容。尽管并不像手游那样风生水起,但是电台播客类产品已经悄然形成了一块红海市场,而喜马拉雅联席CEO余建军显得并不紧张。

机会:移动时代的伴随性媒体

喜马拉雅电台已经是余建军的第三次创业,他同时也是杰图全景地图和街景地图城市吧的创始人,2010年余建军在街景地图的基础上开发了模拟游戏“那里世界”,与当时的51.com合作运营,但是尝到甜头后51抛弃“那里世界”自己做了一款产品,余建军的团队被抛弃。

“当时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为游戏寻找更多的社交平台合作,第二是围绕移动互联网重新定位,内部讨论后觉得,第一种是可以赚点钱,但是没太多意思,所以选择了第二种。”余建军说。

团队在“那里世界”的基础上做了两个改变:把视频变成音频,把直播变成点播,然后把新的节目推送给用户,今年2月,喜马拉雅在App Sotre上架,7月份正式版在安卓平台上架。

相比起电台这个叫法,余建军更愿意把产品叫做声音媒体,因为喜马拉雅与传统的电台存在着太多差异。余建军认为,目前电台媒体存在三大硬伤:

1、全是直播,用户只能选择换台,不能定向收听内容;

2、电台是由地域性性质的,不能收听外地电台;

3、各省的频率资源是有限的,真正有才的人在民间,但是他们无法为自己开设电台。

而移动互联网为这些问题找到了答案,“在移动端而产品中声音作为伴随的媒体可能发挥更大的价值,开车,坐地铁,排队,或者放松的时候都需要声音陪伴。”余建军说。

余建军说,从在广度、粘度和频度三个维度来说,声音媒体都是一个不错的媒介。

产品:UGC媒体+社交

喜马拉雅电台首页是用户定制的声音内容,通过卡片流的形式呈现用户订阅的节目,用户可以评论、喜欢、转采和下载。

在“发现”界面用户可以按照类型和热门度浏览声音内容,余建军介绍,目前下载量最多的还是音乐类内容,相声、评书和有声小说也都比较受欢迎。

目前多数移动端的电台APP均以PGC(专业产生内容)的点播为主,相比起单一的纯媒体模式,喜马拉雅的两大差异点决定了它更偏重于社交媒体:

1、喜马拉雅包含用户界面,支持通过新浪微博和QQ登录,登陆后可以关注主播和好友,看到各种动态信息,并且对内容进行评论和分享,对主播和内容提供方而言,喜马拉雅不仅仅是内容的输出平台,也是一个面向特定用户群经营品牌的平台;

2、每个用户都可以在喜马拉雅录制或上传节目并组建自己的“电台”,余建军认为UGC可以快速扩充内容,海量内容同时也成为了壁垒之一。

喜马拉雅的内容来源主要包括三种:购买、合作、UGC,目前喜马拉雅上40%的内容来自购买和合作,60%来自UGC,这也是未来喜马拉雅的发力方向。版权内容方面,电台有内容输出的需求,但是团队、体制等原因决定了单一电台做不成平台,与喜马拉雅合作成为了一个可行的选择。

[详细]

创业团队

 

创业团队

喜马拉雅电台CEO余建军此前是3D地图城市吧的创始人,除了余建军外,喜马拉雅还包含两位合伙人,产品负责人来自证大集团,技术负责人是华南理工大学硕士,那里世界团队成员之一,余建军主要负责市场运营,目前团队规模接近100人。

证大集团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以金融综合投资及房地产开发经营为主业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目前总资产规模逾100亿。

投资人点评

  • 投资人

    孙晓磊 华创资本

    音频的需求大量存在,现在年轻人不仅需要听音乐娱乐,也需要财经节目、百家讲坛甚至评书,这些对时效性要求也不高,点播类产品会有很大市场。版权风险没有那么大,可以利用UGC的名义规避版权,即使有责任也不是主动侵权。这类产品在窗口期能有几千万用户就不容易死掉。

  • 投资人

    某风投基金合伙人

    曾关注过此类产品,感觉市场不够大,未来在to C端还是巨头的游戏。

撰稿:顾晓波     专题:王一粟